智識即罪惡

1920年10月23日 魯迅以筆名風聲發表 本作品收錄於:《晨報副刊》和《熱風》

我本來是一個四平八穩,給小酒館打雜,混一口安穩飯吃的人,不幸認得幾個字,受了新文化運動的影響,想求起智識來了。

那時我在鄉下,很為豬羊不平;心裡想,雖然苦,倘也如牛馬一樣,可以有一件別的用,那就免得專以賣肉見長了。然而豬羊滿臉呆氣,終生糊塗,實在除了保持現狀之外,沒有別的法。所以,誠然,智識是要緊的!

於是我跑到北京,拜老師,求智識。地球是圓的。元質有七十多種。x+y=z。聞所未聞,雖然難,卻也以為是人所應該知道的事。

有一天,看見一種日報,卻又將我的確信打破了。報上有一位虛無哲學家說:智識是罪惡,贓物……。虛無哲學,多大的權威呵,而說道智識是罪惡。我的智識雖然少,而確實是智識,這倒反而坑了我了。我於是請教老師去。老師道:「呸,你懶得用功,便胡說,走!」

我想:「老師貪圖束罷。智識倒也還不如沒有的穩當,可惜粘在我腦裡,立刻拋不去,我趕快忘了他罷。」然而遲了。因為這一夜裡,我已經死了。

半夜,我躺在公寓的床上,忽而走進兩個東西來,一個「活無常」,一個「死有分」但我卻並不詫異,因為他們正如城隍廟裡塑著的一般。然而跟在後面的兩個怪物,卻使我嚇得失聲,因為並非牛頭馬面,而卻是羊面豬頭!我便悟到,牛馬還太聰明,犯了罪,換上這諸公了,這可見智識是罪惡……。我沒有想完,豬頭便用嘴將我一拱,我於是立刻跌入陰府裡,用不著久等燒車馬。

到過陰間的前輩先生多說,陰府的大門是有匾額和對聯的,我留心看時,卻沒有,只見大堂上坐著一位閻羅王。希奇,他便是我的隔壁的大富豪朱朗翁。大約錢是身外之物,帶不到陰間的,所以一死便成為清白鬼了,只是不知道怎麼又做了大官。他只穿一件極儉樸的愛國布的龍袍,但那龍顏卻比活的時候胖得多了。

「你有智識麼?」朗翁臉上毫無表情的問。

「沒……」我是記得虛無哲學家的話的,所以這樣答。「說沒有便是有——帶去!」

我剛想:陰府裡的道理真奇怪……卻又被羊角一叉,跌出閻羅殿去了。

其時跌在一坐城池裡,其中都是青磚綠門的房屋,門頂上大抵是洋灰做的兩個所謂獅子,門外面都掛一塊招牌。倘在陽間,每一所機關外總掛五六塊牌,這裡卻只一塊,足見地皮的寬裕了。這瞬息間,我又被一位手執鋼叉的豬頭夜叉用鼻子拱進一間屋子裡去,外面有牌額是:「油豆滑跌小地獄」

進得裡面,卻是一望無邊的平地,滿鋪了白豆拌著桐油。只見無數的人在這上面跌倒又起來,起來又跌倒。我也接連的摔了十二交,頭上長出許多疙瘩來。但也有竟在門口坐著躺著,不想爬起,雖然浸得油汪汪的,卻毫無一個疙瘩的人,可惜我去問他,他們都瞠著眼不說話。我不知道他們是不聽見呢還是不懂,不願意說呢還是無話可談。

我於是跌上前去,去問那些正在亂跌的人們。其中的一個道:

「這就是罰智識的,因為智識是罪惡,贓物……。我們還算是輕的呢。你在陽間的時候,怎麼不昏一點?……」他氣喘吁吁的斷續的說。

「現在昏起來罷。」

「遲了。」

「我聽得人說,西醫有使人昏睡的藥,去請他注射去,好麼?」

「不成,我正因為知道醫藥,所以在這裡跌,連針也沒有了。」

「那麼……有專給人打嗎啡針的,聽說多是沒智識的人……我尋他們去。」

在這談話時,我們本已滑跌了幾百交了。我一失望,便更不留神,忽然將頭撞在白豆稀薄的地面上。地面很硬,跌勢又重,我於是糊裡糊塗的發了昏……阿!自由!我忽而在平野上了,後面是那城,前面望得見公寓。我仍然糊裡糊塗的走,一面想:我的妻和兒子,一定已經上京了,他們正圍著我的死屍哭呢。我於是撲向我的軀殼去,便直坐起來,他們嚇跑了,後來竭力說明,他們才了然,都高興得大叫道:你還陽了,呵呀,我的老天爺哪……我這樣糊裡糊塗的想時,忽然活過來了……沒有我的妻和兒子在身邊,只有一個燈在桌上,我覺得自己睡在公寓裡。間壁的一位學生已經從戲園回來,正哼著「先帝爺唉唉唉」哩,可見時候是不早了。

這還陽還得太冷靜,簡直不像還陽,我想,莫非先前也並沒有死麼?

倘若並沒死,那麼,朱朗翁也就並沒有做閻羅王。

解決這問題,用智識究竟還怕是罪惡,我們還是用感情來決一決罷。

十月二十三日。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