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題

1922年4月12日 本作品收錄於:《熱風》和《晨報副刊》

私立學校遊藝大會的第二日,我也和幾個朋友到中央公園去走一回。

我站在門口帖著「昆曲」兩字的房外面,前面是牆壁,而一個人用了全力要從我的背後擠上去,擠得我喘不出氣。他似乎以為我是一個沒有實質的靈魂了,這不能不說他有一點錯。

回去要分點心給孩子們,我於是乎到一個制糖公司裡去買東西。買的是「黃枚朱古律三文治」。

這是盒子上寫著的名字,很有些神秘氣味了。然而不的,用英文,不過是Chocolate apricot sandwich。我買定了八盒這「黃枚朱古律三文治」,付過錢,將他們裝入衣袋裡。不幸而我的眼光忽然橫溢了,於是看見那公司的夥計正摣開了五個指頭,罩住了我所未買的別的一切「黃枚朱古律三文治」。

這明明是給我的一個侮辱!然而,其實,我可不應該以為這是一個侮辱,因為我不能保證他如不罩住,也可以在紛亂中永遠不被偷。也不能證明我決不是一個偷兒,也不能自己保證我在過去現在以至未來決沒有偷竊的事。

但我在那時不高興了,裝出虛偽的笑容,拍著這夥計的肩頭說:

「不必的,我決不至於多拿一個……」

他說:「那裡那裡……」趕緊掣回手去,於是慚愧了。這很出我意外,——我預料他一定要強辯,——於是我也慚愧了。

這種慚愧,往往成為我的懷疑人類的頭上的一滴冷水,這於我是有損的。

夜間獨坐在一間屋子裡,離開人們至少也有一丈多遠了。吃著分剩的「黃枚朱古律三文治」;看幾葉托爾斯泰的書,漸漸覺得我的周圍,又遠遠地包著人類的希望。

四月十二日。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