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感錄三十七

1918年11月15日 魯迅以筆名唐俟發表 本作品收錄於:《新青年》

近來很有許多人,在那里竭力提倡打拳。記得先前也曾有過一回,但那時提倡的,是滿清王公大臣,現在卻是民國的教育家,位分略有不同。至於他們的宗旨,是一是二,局外人便不得而知。

現在那班教育家,把「九天玄女傳與軒轅黃帝,軒轅黃帝傳與尼姑」的老方法,改稱「新武術」,又是「中國式體操」,叫青年去練習。聽說其中好處甚多,重要的舉出兩種來,是:——

一、用在體育上。據說中國人學了外國體操,不見效驗;所以須改習本國式體操(即打拳)纔行。依我想來:兩手拿著外國銅鎚或木棍,把手腳左伸右伸的,大約於筋肉發達上,也該有點「效驗」。無如竟不見效驗!那自然只好改塗去練武松脫銬」那些把戲了。這或者因為中國人生理上與外國人不同的緣故。

二、用在軍事上。中國人會打拳,外國人不會打拳:有一天見面對打,中國人得勝,是不消說的了。即使不把外國人「板油扯下」,只消一陣「烏龍掃地」,也便一齊掃倒,從此不能爬起。無如現在打仗,總用槍礮。槍礮這件東西,中國雖然「古時也已有過」,可是此刻沒有了。藤牌操法,又不練習,怎能禦得槍礮?我想 (他們不曾說明,這是我的「管窺蠡測」):打拳打下去,總可達到「槍礮打不進」的程度(即內功?)。這件事從前已經試過一次,在一千九百年。可措那—回真是名譽的完全失敗了。且看这一回如何。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