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感錄三十五

1918年11月15日 魯迅以筆名唐俟發表 本作品收錄於:《新青年》

從清朝末年,直到現在,常常聽人說「保存國粹」這一句話。

前清末年說這話的人,大約有兩種:一是愛國志士,一是出洋遊歷的大官。他們在這題目的背後,各各藏著別的意思。志士說保存國粹,是光復舊物的意思;大官說保存國粹,是教留學生不要去剪辮子的意思。

現在成了民國了。以上所說的兩個問題,已經完全消滅。所以我不能知道觀在說這話的是那一流人,這話的背後藏著什麼意思了。

可是保存國粹的正面意思,我也不懂。

什麼叫「國粹」?照字面看來,必是一國獨有,他國所無的事物了。換一句話,便是特別的東西。但特別未必定是好,何以應該保存?

譬如一個人,臉上長了一個瘤,額上腫出一顆瘡,的確是與眾不同,顯出他特別的樣子,可以算他的「粹」。然而據我看來,還不如將這「粹」割去了,同別人一樣的好。

倘說:中國的國粹,特別而且好;又何以現在糟到如此情形,新派搖頭,舊派也歎氣。 

倘說:這便是不能保存國粹的緣故,開了海禁的緣故,所以必須保存。但海禁未開以前,全國都是「國粹」,理應好了;何以春秋戰國五胡十六國鬧個不休,古人也都歎氣。

倘說:這是不學成湯文武周公的緣故;何以真正成湯文武周公時代,也先有桀紂暴虐,後有殷頑作亂;後來仍舊弄出存秋戰國五胡十六國闊個不休,古人也都歎氣。

我有一位朋友說得好:「要我們保存國粹,也須國粹能保存我們。」

保存我們,的確是第一義。只要問他有無保存我們的力量,不管他是否國粹。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