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感錄五十八 人心很古

1919年5月 魯迅以筆名唐俟發表 本作品收錄於:《新青年》

慷慨激昂的人說,「世道澆漓,人心不古,國粹將亡,此吾所為仰天扼腕切齒三歎息者也!」

我初聽這話,也曾大吃一驚;後來翻翻舊書,偶然看見《史記》《趙世家》裡面記著公子成反對主父改胡服的一段話:

「臣聞中國者,蓋聰明徇智之所居也,萬物財用之所聚也,賢聖之所教也,仁義之所施也,《詩》《書》禮樂之所用也,異敏技能之所試也,遠方之所觀赴也,蠻夷之所義行也;今王舍此而襲遠方之服,變古之教,易古之道,逆人之心,而怫學者,離中國,故臣願王圖之也。」

這不是與現在阻抑革新的人的話,絲毫無異麼?後來又在《北史》裡看見記周靜帝的司馬后的話:

后性尤妒忌,後宮莫敢進禦。尉遲迥女孫有美色,先在宮中,帝于仁壽宮見而悅之,因得幸。后伺帝聽朝,陰殺之。上大怒,單騎從苑中出,不由徑路,入山谷間三十餘裡;高锴楊素等追及,扣馬諫,帝太息曰,「吾貴為天子,不得自由」。

這又不是與現在信口主張自由和反對自由的人,對於自由所下的解釋,絲毫無異麼?別的例證,想必還多,我見聞狹隘,不能多舉了。但即此看來,己可見雖然經過了這許多年,意見還是一樣。現在的人心,實在古得很呢。

中國人倘能努力再古一點,也未必不能有古到三皇五帝以前的希望,可惜時時遇著新潮流新空氣激蕩著,沒有工夫了。

在現存的舊民族中,最合中國式理想的,總要推錫蘭島的Vedda族。他們和外界毫無交涉,也不受別民族的影響,還是原始的狀態,真不傀所謂「羲皇上人」。

但聽說他們人口年年減少,現在快要沒有了:這實在是一件萬分可惜的事。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