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感錄六十一 不滿

1919年11月1日 魯迅以筆名唐俟發表 本作品收錄於:《新青年》

歐戰才了的時候,中國很抱著許多希望,因此現在也發出許多悲觀絕望的聲音,說「世界上沒有人道」,「人道這句話是騙人的」。有幾位評論家,還引用了他們外國論者自己責備自己的文字,來證明所謂文明人者,比野蠻尤其野蠻。

這誠然是痛快淋漓的話,但要問:照我們的意見,怎樣才算有人道呢?那答話,想來大約是「收回治外法權,收回租界,退還庚子賠款……」現在都很渺茫,實在不合人道。

但又要問:我們中國的人道怎麼樣?那答話,想來只能「……」。對於人道只能「……」的人的頭上,決不會掉下人道來。因為人道是要各人竭力掙來,培植,保養的,不是別人佈施,捐助的。

其實近於真正的人道,說的人還不很多,並且說了還要犯罪。若論皮毛,卻總算略有進步了。這回雖然是一場惡戰,也居然沒有「食肉寢皮」,沒有「夷其社稷」,而且新興了十八個小國。就是德國對待比國,都說殘暴絕倫,但看比國的公佈,也只是囚徒不給飲食,村長挨了打罵,平民送上戰線之類。這些事情,在我們中國自己對自己也常有,算得什麼希奇?

人類尚未長成,人道自然也尚未長成,但總在那裡發榮滋長。我們如果問問良心,覺得一樣滋長,便什麼都不必憂愁;將來總要走同一的路。看罷,他們是戰勝軍國主義的,他們的評論家還是自己責備自己,有許多不滿。不滿是向上的車輪,能夠載著不自滿的人類,向人道前進。

多有不自滿的人的種族,永遠前進,永遠有希望。

多有只知責人不知反省的人的種族,禍哉禍哉!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