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感錄六十二 恨恨而死

1919年11月1日 魯迅以筆名唐俟發表 本作品收錄於:《新青年》

古來很有幾位恨恨而死的人物。他們一面說些「懷才不遇」「天道寧論」的話,一面有錢的便狂嫖濫賭,沒錢的便喝幾十碗酒,——因為不乎的緣故,於是後來就恨恨而死了。

我們應該趁他們活著的時候問他:諸公!您知道北京離昆侖山幾裡,弱水去黃河幾丈麼?火藥除了做鞭爆,羅盤除了看風水,還有什麼用處麼?棉花是紅的還是白的?穀子是長在樹上,還是長在草上?桑間濮上如何情形,自由戀愛怎樣態度?您在半夜裡可忽然覺得有些羞,清早上可居然有點悔麼?四斤的擔,您能挑麼?三里的道,您能跑麼?

他們如果細細的想,慢慢的侮了,這便很有些希望。萬一越發不平,越發憤怒,那便「愛莫能助」。——於是他們終於恨恨而死了。

中國現在的人心中,不平和憤恨的分子太多了。不平還是改造的引線,但必須先改造了自己,再改造社會,改造世界;萬不可單是不平。至於憤恨,卻幾乎全無用處。

憤恨只是恨恨而死的根苗,古人有過許多,我們不要蹈他們的覆轍。

我們更不要借了「天下無公理,無人道」這些話,遮蓋自暴自棄的行為,自稱「恨人」,一副恨恨而死的臉孔,其實並不恨恨而死。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