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感錄六十五 暴君的臣民

1919年11月1日 魯迅以筆名唐俟發表 本作品收錄於:《新青年》

從前看見清朝幾件重案的記載,「臣工」擬罪很嚴重,「聖上」常常減輕,便心裏想:大約因為要博仁厚的美名,所以玩這些花樣罷了。後來細想,殊不盡然。

暴君治下的臣民,大抵比暴君更暴;暴君的暴政,時常還不能饜足暴君治下的臣民的欲望。

中國不要提了罷。在外國舉一個例:小事件則如Gogol的劇本《按察使》,眾人都禁止他,俄皇卻准開演;大事件則如巡撫想放耶穌,眾人卻要求將他釘上十字架。

暴君的臣民,只願暴政暴在他人的頭上,他卻看著高興,拿「殘酷」做娛樂,拿「他人的苦」做賞玩,做慰安。自己的本領只是「倖免」。

從「倖免」裏又選出犧牲,供給暴君治下的臣民的渴血的欲望,但誰也不明白。死的說「阿呀」,活的高興著。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