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感錄六十六 生命的路

1919年11月1日 魯迅以筆名唐俟發表 本作品收錄於:《新青年》

想到人類的滅亡是一件大寂寞大悲哀的事;然而若干人們的滅亡,卻并非寂寞悲哀的事。

生命的路是進步的,總是沿著無限的精神三角形的斜面向上走,什麼都阻止他不得。

自然賦與人們的不調和還很多,人們自己萎縮墮落退步的也還很多,然而生命決不因此回頭。無論什麼黑暗來防範思潮,什麼悲慘來襲擊社會,什麼罪惡來褻瀆人道,人類的渴仰完全的潛力,總是踏了這些鐵蒺藜向前進。

生命不怕死,在死的面前笑著跳著,跨過了滅亡的人們向前進。

什麼是路?就是從沒路的地方踐踏出來的,從只有荊棘的地方開辟出來的。

以前早有路了,以後也該永遠有路。

人類總不會寂寞,因為生命是進步的,是樂天的。

昨天,我對我的朋友L說,「一個人死了,在死者自身和他的眷屬是悲慘的事,但在一村一鎮的人看起來不算什麼;就是一省一國一種……」

L很不高興,說,「這是Natur(自然)的話,不是人們的話。你應該小心些。」

我想,他的話也不錯。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