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感錄四十六

1919年2月15日 魯迅以筆名唐俟發表 本作品收錄於:《新青年》

民國八年正月間,我在朋友家裡見到上海一種什麼報的星期增刊諷刺畫,正是開宗明義第一回;畫著兒方小圖,大意是罵主張廢漢文的人的;說是給外國醫生換上外國狗的心了,所以讀羅馬字時,全是外國狗叫。但在小圖的上面,又有兩個雙鉤大字「潑克」,似乎便是這增刊的名目;可是全不像中國話。我因此很覺這美術家可憐:他——對於個人的人身攻擊姑且不論——學了外國畫,來罵外國話,然而所用的名目又仍然是外國話。諷刺畫本可以針砭社會的錮疾;現在施針砭的人的眼光,在一方尺大的紙片上,尚且看不分明,怎能指出確當的方向,引導社會呢?

這幾天又見到一張所謂《潑克》,是罵提倡新文藝的人了。大旨是說凡所崇拜的,都是外國的偶像。我因此愈覺這美術家可憐:他學了畫,而且畫了「潑克」,竟還未知道外國畫也是文藝之一。他對於自己的本業,尚且罩在黑罎子裡,摸不清楚,怎能有優美的創作,貢獻於社會呢?

但「外國偶像」四個字,卻虧他想了出來。

不論中外,誠然都有偶像。但外國是破壞偶像的人多;那影響所及,便成功了宗教改革,法國革命。舊像愈摧破,人類便愈進步;所以現在才有比利時的義戰,與人道的光明。那達爾文易卜生托爾斯泰尼采諸人,便都是近來偶像破壞的大人物。

在這一流偶像破壞者,《潑克》卻完全無用;因為他們都有確固不拔的自信,所以決不理會偶像保護者的嘲罵。易卜生說:

「我告訴你們,是這個——世界上最強壯有力的人,就是那孤立的人。」(見《國民之敵》)

但也不理會偶像保護者的恭維。尼采說:

「他們又拿著稱讚,圍住你嗡嗡的叫:他們的稱讚是厚臉皮。他們要接近你的皮膚和你的血。」(《札拉圖如是說》第二卷《市場之蠅》)

這樣,才是創作者。——我輩即使才力不及,不能創作,也該當學習;即使所崇拜的仍然是新偶像,也總比中國陳舊的好。與其崇拜孔丘關羽,還不如崇拜達爾文易卜生;與其犧牲于瘟將軍五道神,還不如犧牲於 Apollo。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